返回列表 发帖

[【非首发】原创小说] 《凡修外史》

简介:
这本书是《凡人修仙传》的续貂之作,既独立成篇,也与《凡人修仙传》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主线讲史安的故事,而支线讲述《凡人修仙传》中韩立等一干主要角色在仙界的种种遭遇及最终命运。

我也是凡粉,凡修是我读过的仙侠类的第一部小说,也是重读次数最多的一本,痴迷程度不逊于诸位。 苦等忘语先生的凡修仙界篇多年无果,也不敢妄自续写,唯恐坏了最初忘语对众人的基本人设。于是另辟蹊径,决定写一部既与之相关,又独立成篇的小说,这就是本书的写作动机和写作基础。


构思时间将近一年,写作时间也有接近半年,已完成第一卷,第二卷正在快速书写中。世界的基本框架、修炼的基本设定还是遵照凡修体系,只是为了体现主人公独特的修仙历程,也加入不少本人对修仙各种方法本质的探讨,以求在逻辑上更加合理,还请各位凡粉多加指点。



9月底听说忘大的仙界篇要出,心中也是激动不已,衷心期望其新作早日与问世。所以此书大家大可不必认为本人是在蹭热度、刷情怀,只当成一部外史或者外传读来消遣即可。


作者拜上。

【第一卷  四象风云】

【引言】

     白果儿惨然一笑道:“安儿,你可知仙帝究竟是何身份?为何又会与你师祖不死不休这么多年?”;

  韩立右手紧握玄天斩灵剑,将左手中的掌天瓶冲向对方,喝道:“仙友,此事还是少管为妙!”;

  仙帝怵然道:“这次那传承之物怎会如此迅速就进入灵界,莫非韩逆一伙又得了什么逆天之物?”;

  那为首之人微微一笑:“我,就是史安!”

  仙界之战就此拉开帷幕。


【第〇章   楔 子】

  五月端午,巳时,太阳悬挂在半空,天气正热。

  晋州境内苍梦山西麓,益县衙门口的告示牌前。

  一群人围在一张告示前指指点点。一个中粗壮年汉子敞着衣襟挤进人群,右手的锄头杵在地上,一边用左手中的草帽扇风去暑,一边大大咧咧对旁边一个书生模样的人问道:“嘿,认字儿的,上面写的啥?”

  书生抽抽鼻子一皱眉,有些嫌恶地看了他一眼,说道:“新来的县太爷家里要招个拾掇房间的佣人,要年轻、干净,聪明伶俐,最好能识文断字,你?呵呵,别想了,啥边也不挨着。”

  年轻书生不等粗壮大汉发作,转身挤出人群离开,边走边轻声嘀咕道:“这是什么世道?臭泥腿子还来凑这个热闹。唉,就是给钱太少,一个月才二十个铜板,也就值五斤包子,不然我还真去了,这堂堂的县太爷也实在太抠了。”

  晋州不大,管辖着九十四个县。而这个益县在晋州也是个小县,除了土地之外没什么其他自然资源,人口也只有四五千户两万多人,所以晋州府在此地就不设县丞、主簿和县尉等官职,平常只由州府衙门选拔举人来当县令,同时兼任主簿和县尉,因此县令就是这里名副其实的土皇帝。

  新任的县令姓金名焕,今年四月刚到任。据说这位金老爷家族全部习武,本无什么家财权势,自己也长得粗鄙不堪,偏偏膝下独生女生得花容月貌。五年前被狼头帮的帮主孙朗选做了第三房姨太太,之后金家便发达了。借助女婿的门派势力,金家先是旧屋翻新扩张庭院,接着豢养家奴强买强卖,取得大量不义之财。再后来趋炎附势,攀上了州府通判潘霖大人的关系,最近才捐了个益县令的官职。

  此时,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伙子正站在告示牌前出神。他身材高挑清瘦、皮肤白皙,长相虽不英俊出众,可也是剑眉星目朱唇皓齿,文质彬彬中也隐约透着一丝精明强干,而更让人注目的是他穿着的一身重孝。

  看罢告示,他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握了握拳头,似乎暗下决心。随后走到一个背静之处,冲着东门附近师父老宅的方向恭恭敬敬地跪下,“嘭嘭嘭”连磕三个响头,低声说道:“师父、师娘,徒儿不孝,不能为您二老守孝三年,此去我必要查明真凶,想办法手刃仇人,再来用他们的人头来拜祭二老。”

  说完,起身走进不远处的一家小客栈。进了自己的房间,洗了把脸,换上一身干净的长衣,将脱下的孝服、孝帽整齐的放进的包袱,转身走出房间。

  “掌柜的,退房。”

  “小爷儿,您这是办完丧事要走了?”掌柜随口问道。

  “嗯,办完了,我这就要走,住店时押的房钱您也不用退了。”小伙转身离开。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掌柜轻声呲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连老礼儿都忘了,给老爹办丧事,也不见吹吹打打,也不备香烛纸马,就草草了事,真不知爹妈是怎么养的,唉,真是造孽呀!不过话说回来了,小伙子出手还挺阔绰,十文钱的押金说不要就不要了,哈哈,白赚了二两的酒钱。”

  走出很远的小伙似乎听到了这番话,苦笑一下,没有做声,大步走向县衙。
谢谢lz分享
喵呜,喵星人一只
谢谢楼主分享
我喜欢看书
本帖最后由 hooooope 于 2017-10-27 16:43 编辑

【第一章 酒宴之上】

  腊月二十三,清晨卯时。天空开始飘起了小雪。

  “金贵,你赶紧把小姐的绣房收拾出来,小姐和姑爷午时前后就回来了。收拾完了记得要去趟刘记药铺,把老爷定制的益气丸取回来。”金家的管家金福大声吆喝着。

  “知道喽,不过金爷,收拾完就差不多中午了,时间怕是不够,我下午再去药铺吧。”名叫金贵的小伙子拿着鸡毛掸子从书房中走出来答应道。

  这个小伙子正是半年前看到告示来到金宅应聘的,被管家金福一眼看中。姓甚名谁没人关心,其实就算当时说了也早被别人遗忘,因为进了宅门后,金家就给他改名为金贵。

  金贵今年十六岁,据他说本是晋州景县的一个大户人家的书僮,后因主人家遭了大难破败,遣散后流落到益县,因为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做个佣人。长相虽不算英俊,但眉目清秀也很讨喜,平时人很干净整洁,干活手脚也麻利,特别是写得一手漂亮的蝇头小楷,一看就知道是童子功,所以被安排在书房里打扫,也为金知县做些抄抄写写的活儿,深得金宅上下一干人喜爱。

  “倒是不急,别忘了就是。”金福提醒着。

  “好嘞。”金贵支应一声。

  午时。路上的积雪已没脚面,雪也越来越大。

  金宅离县衙不远,共三进院落,富丽堂皇。此时金家正大排筵宴,接待回来省亲的金家小姐。金家雇佣的仆人不多,所以这么个大场面,金贵也不得不加入到伺候人的队伍中。

  坐在酒桌位首的正是金家女婿狼头帮帮主孙朗,金家小姐、金知县、金夫人,金知县五房姨太太分列左右,觥筹交错好不热闹。丫环们主要负责传菜和端茶送水,金贵则主要负责倒酒。

  孙朗是一个二十七、八岁身材高大的精壮汉子,尽管是冬天,还是敞开衣襟,露出伤痕累累却非常健硕的肌肉。可奇怪的是,做为金家女婿的他,没有一点对岳父的尊重,金知县却要陪上恭敬而谄媚的笑脸。

  “拿到赵家那块地,你可是功不可没啊,我的岳丈大人。”酒过三巡,孙朗突然不咸不淡地说。

  “赵家?土地?”金贵蓦然一愣,随后竖起耳朵准备听听下文。

  金知县闻听此话,面色突地一变,随即沉下脸吩咐左右:“你们都退到门外候着,有事我再喊你们进来。”

  金贵轻声冷笑一下,手托酒盘随着众人退到门外,分立左右站好。

  金知县见支开了左右,忙换上一脸笑容说道:“姑爷,看您说的,我哪有什么功劳啊。说真的,半年前我刚到益县,官场上的上下左右关系还没理顺,平头百姓也都敢不买我的帐。找那赵景旭好几次,但不管我出多少钱,那该死的郎中就是不肯卖那块药田。我又不能来硬的,刚来的县官就强占百姓的土地,这话传出去实在是不好听,弄得我毫无办法。若不是您找来兄弟们出手灭了他家满门,我还真买不到献给您啊。所以功劳二字实不敢当。”

  “堂堂县太爷,弄块地还得雇凶杀人,我都替你寒碜。若不是我对此地势在必得,才懒得帮你呢。”

  “所以我才说我哪有什么功劳啊。话说回来,这招还真是好用,若不是您教的这招,我家老宅那面的事儿又怎能那么顺利的解决?”

  “哈哈哈哈。”二人相视会心大笑。

  “不过,”孙朗面色突地一冷道:“半年前就灭了他,怎么拿到这块地还让我等了这么久?”

  金知县满脸赔笑道:“总得等到此事风平浪静吧。益县以前从没闹过匪患,我刚来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灭门的案子,还没抓的凶手我就着急火火地得买下他家的药田,这总会让人怀疑吧。”

  “我不是让小兄弟们在墙上留下了‘欠债不还,人命抵偿’的血字了吗?”

  “可这也正是让老百姓怀疑的地方,赵郎中家世代行医,家境虽不富裕,可也略有薄产,衣食无忧,哪里要借债?人虽杀了,家中的财物并没有遗失,哪里像要债?不得已我只能徐徐图之,一面装装样子悬赏捉拿凶犯,一边再找机会买地。最近在此事平息之后,我找到赵家的族长,告诉他县里打算修一条通往州府的官道,而赵郎中家的药田正位于官道必经之处,县衙必须要将此田拆除征走,随后县衙才与赵家签了买卖地契。这便是和赵家族长签的地契。”金知县将一张地契交给孙帮主。

  “当初用这个借口不就没那么麻烦了吗?你当时为啥不用?”

  “当时我初入仕途,还不懂官场规则。”金知县低声下气的回道。

  “那签地契的时候赵家没人反对?”

  “没有,赵郎中没留直系血脉,与族兄族弟之间也没什么往来,加上这块地本身位置也不好,赵家本也没想着要拿回来,现在卖给县衙,赵家族长白落下这笔银子,又不得罪官府,何乐不为呢?”

  “不过,”金知县接着说,“话说回来了,您要一块没用的破药田干什么,要是盖屋,我在城里给您找块风水奇佳的地便是了。”

  孙朗面色又是一沉:“该你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不该你知道的你最好少问。别以为我娶了你家闺女,你就稳稳地当了我的老丈人,也就是你闺女现在还算入眼,我叫你一声岳丈,没准哪天我腻了,休了她你算个屁!”

  “是,是,是,您说的是,我不问了,不问了。”金知县讪讪说道。

  “还有件事我得告诉您,虽说兄弟们杀了赵郎中和他老婆,可他家里原有一个外县来种药田的帮工和两个同乡的仆役,前一天不知什么原因解雇了,家里有个叫史安的小学徒也外出采购药材没在家,所以并没有除根。”金知县补充道。

  “不妨事,量三个泥腿子和一个小毛孩子也翻不起什么大浪。”孙朗呵呵一笑。

  此时谁都没有注意到,远在屋门外的金贵突然牙关紧咬,饱含泪水的眼中冒出愤怒的火焰,双手一个劲儿的颤抖,而托着的酒盘也在颤抖下径直脱落,“啪”的一声,盛满酒的酒壶摔得粉碎。

  “怎么了?”金知县屋内大喝。

  当他看见屋外碎在地上的酒壶就像疯了一般冲了过来,抬手就给了金贵两记耳光,似乎有无限的怨气要发泄出来一般。

  “狗奴才,亏我平日待你不薄,给你脸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这是州通判潘大人赏给我的,竟敢摔碎了,你这是要死啊?来人呐,给我往死里打。”

  金贵怒目圆睁,死死瞪着金知县那涨红的脸,一直在压抑着心中无尽的愤怒似乎随时爆发出来。但随即想到了什么,眼神迅速黯淡下来,任由冲进来的家丁拖走。

  闻讯赶来的管家金福,见此情景心下不忍,赶忙说:“老爷息怒,金贵今天一上午都在收拾小姐的闺房,早累坏了,中午也没顾上吃饭,又在这么冷的雪地里站了这么久,估计是冻得手抖才摔碎的。金贵做事一贯谨小慎微,从未出过任何纰漏,您原谅他这一次吧。”金福顿了顿又说,“再说今天还有贵客需要您陪,莫气坏了身子,剩下的事我来处理。”

  金知县似乎气消了,“算了,破酒壶不值几个钱。金贵,这次先记下,明天起书房也不用你打扫了,我也不用你伺候了,给我到柴房一辈子劈柴。你也给我记好了,别老以为我对你好就能蹬鼻子上脸,再这么目中无人下去总有你吃亏的一天。”说着还回头瞥了一眼端坐在酒桌前的孙朗,见他正看向自己,立刻换上笑脸,对女婿说道:“这狗奴才无礼,没惊着您吧,来人啊,赶紧重新给姑爷添酒。”说罢转回桌前。

  “还不赶紧谢过老爷?”金福赶紧说道。

  “谢老爷。”金贵低头对屋内的金知县说道,又转回身对金福说道:“谢金爷。”

  “行了,赶紧给老爷拿药去吧,这里我找人做。”金福说道,又悄悄把金贵拉到一边,轻声说:“你也别怪老爷,他不是冲你发火,都是那个家伙,从进门开始就没用正眼瞧过老爷,就好像老爷是他孙子,老爷骂你也是泄泄心中的火气,别往心里去。”

  金贵说:“金爷,我明白。”
很棒,第一次感受到一篇好的故事需要很大的文学功底,向你学习!小名虾虫正在成长中。。。。。。
回复 5# hooooope


   棒
支持一下      無條件
返回列表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内容均由网友收集与网络,本站不承担由于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网友上传的电子书仅供书友预览使用,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将联系我们,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举报邮箱
如果喜欢某本书,本站鼓励购买正版小说,支持原作者的创作。
关注官方公众号
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